中國商務新聞網> 國際商情

如何善用數字技術加速共同富裕

來源:  時間:

  中國商務新聞網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西蒙·庫茲涅茨在上世紀50年代觀察到,隨著美國經濟在戰后繁榮發展,人均收入的差距也不斷縮小。因此,他提出了一個開創性的假設,即隨著人均收入增長,社會收入不平等會減少,形成一個倒U型曲線,這就是著名的庫茲涅茨曲線。

  然而現實情況沒有像庫茲涅茨設想的那樣發展,在美歐等發達經濟體,不平等水平在20世紀60年代后開始逐步回升。庫茲涅茨曲線也受到諸多質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蒂,他指出庫茲涅茨誤將美國戰后20年的繁榮發展視為不平等曲線的終點。實際上,美國社會的不平等此后不斷加劇,甚至回到了鍍金時代的水平。

  在發展中國家,經濟快速發展讓無數人改變命運,實現脫貧。然而如何將持續增長與公平分配長期統一,利用數字技術推動普惠發展,實現共同富裕已成為政策與學術界的新挑戰。日前,羅漢堂前沿對話第七期“數字時代的科技與平等”于云端舉行?;顒訁R聚了包括5位諾獎得主在內的多位國際一流學者專家、政策制定者和企業實踐者,共同探討如何善用數字技術,推動普惠發展,“馴服”不平等問題。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麥克·斯賓塞認為,不平等現象不是一個技術性問題,而是帶有約束的社會選擇。在推動普惠發展中,數字技術將會起到重要的作用。這背后的原因是數字生態系統低技術門檻、低接入成本的特點讓創新創業的成本急劇下降。此外,數字金融為這些創業活動提供的資金支持也不可或缺。

  當談到數字轉型時,人們常常聚焦于隨之而來的就業問題,然而這只是數字轉型的一個維度。自動化可能替代勞動者的工作,也會幫助彌合信息鴻溝,特別是對那些長期受此困擾的低收入階層而言,可以推動機會均等。這遠遠超越了狹義的經濟范疇,延伸向了改善基礎教育、醫療健康對低收入人群的覆蓋等領域。

  賓夕法尼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方漢明的觀點與第三次分配理論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認為社會收入分配有三個環節即市場前、市場中和市場后,市場前分配指的是一個人的家庭背景、受到的教育和訓練、財務條件等;決定勞動市場中分配的則是各種要素價格,其中包括創業技能、勞動技能、資源和土地等,而這些要素價格又受到技術和全球化的影響;市場后分配則包括稅收、轉移支付、社會保險和慈善等。政策制定者可以在這三個分配環節中介入,改善社會公平問題。

  亞洲基礎設施開發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埃里克·博格洛夫指出,數字技術不一定會減少不平等,但絕對會帶來大量發展機遇。特別是數字基礎設施,可以讓發展中經濟體實現飛躍式發展。他以中國5000多個淘寶村為例,這展示了數字技術如何彌合鄉村地區與城市地區之間的收入差距。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大衛·奧托是研究技術與勞動市場最權威的專家,他表示技術不會替代人類,在勞動市場轉型的過程中,獲益者和失意者不會是同一批人。從長期來看,他對技術可以普遍改善人們的生活水平持樂觀態度。

  在談及技術與平等問題之間的關系時,羅漢堂總裁陳龍提醒,技術是經濟發展的動力,而不平等的根源是技術滲透的不均所造成的。不平等實際上是經濟短期發展向長期發展過渡的一個階段。許多真實世界的數據顯示,技術進步與不平等之間并無明顯相關性。如世界銀行的數據表明,機器人應用程度較高的國家,并未出現嚴重的失業率上升;在中國,盡管數字技術高度滲透,但可以看到在經歷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之后,中國的基尼系數非常穩定,甚至出現小幅下降。

  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電子商務給不同教育水平帶來了均等的創業機會,淘寶平臺的數據顯示,不同教育水平商家的累計收入出現了逐漸收斂的趨勢。

  微軟首席經濟學家邁克爾·施瓦茨分析指出,企業可以在平等問題上作出更多貢獻,如在以高房價著稱的總部西雅圖,微軟投入2.5億美元為社區建設廉價住房。他總結道:“技術是一切問題的根源,也是一切問題的答案?!?/span>


日韩精品无码免费专区午夜